經支氣管鏡活檢術是支氣管鏡檢查中應用頻率最高的一種操作技術,肺部大多數疾病,如腫瘤、肉芽腫性疾病、肺間質疾病及某些感染性疾病等都需要通過這種活檢術來確定診斷,通過病理學和細胞學的檢查探明病因、探索發病機理,從而有助于選擇正確的治療方法,避免不必要的手術探查。近年來,肺活組織檢查術發展迅速,不但方法增多,器械日臻完善,穿刺技術也在不斷改進,診斷的準確性日益提高,診斷范圍也在不斷擴大。

    經支氣管鏡活檢術(Transbronchil Biopsy, TBB)有兩種含義:廣義上講泛指通過支氣管鏡進行的所有活檢術,其中包括經支氣管鏡肺活檢術;狹義上講是指單純針對支氣管腔內進行的活檢術,如支氣管粘膜活檢、支氣管內腫物活檢等,不包括肺活檢及縱膈淋巴結的針吸活檢術。本文中如不特別指明,TBB均代表狹義的概念。TBB主要應用于各種支氣管腔內病變。經支氣管鏡肺活檢術(Transbronchil Lung Biopsy, TBLB)主要應用于肺部彌漫性病變及周緣型肺內局灶性病變,由于外周的彌漫性或局灶性病變通過支氣管鏡是不能見到的病變。該部分內容在另一部分詳述。

 

一、支氣管腔內常見的可見病變

(一)支氣管肺癌:支氣管腔內病變最多見的是中心型肺癌支氣管浸潤,通過纖維支氣管鏡檢觀察的形態可分為直接所見和間接所見(見表1-2-1)。

    一般情況下,鱗癌以管腔內生長為主,呈菜花樣、息肉樣腫塊突起,表面常附著白苔壞死樣物(圖1-2-1)。腺癌起源于支氣管腺體,呈管腔外生長多見,導致管腔狹窄或閉塞,粘膜表面尚光滑,鏡下也可見到表面光滑乳頭或息肉狀腫物(圖1-2-2)。小細胞未分化癌多為管腔浸潤,粘膜粗糙.有顆粒狀突起,與周圍組織界限不清,部分病例以間接征象為主、管腔外壓性狹窄不多。

(二)支氣管內膜結核結核病變在支氣管的發病率約10%—15%。支氣管內膜結核纖支鏡所見可分為:

1. 支氣管粘膜浸潤:局限性或彌漫性粘膜下浸潤,有的粘膜有小結節或斑塊形成,也可合并支氣管淋巴結壓迫。在急性期,粘膜高度充血、水腫,易出血。出血常局限于一側支氣管的一葉或段支氣管。支氣管開口處有時可有膿液溢出。在慢性期,粘膜有輕度充血、水腫,呈灰白色或粘膜粗糙,呈顆粒增厚,軟骨環模糊不清,可產生不同程度的狹窄。粘膜下結核結節或斑塊常呈黃白色乳頭狀隆起突入管腔,可破潰壞死,也可痊愈而形成瘢痕(圖1-2-3)。

2. 支氣管粘膜潰瘍:可繼發于浸潤型支氣管結核或由支氣管淋巴結結核潰破而引起。多見于病變較重的一側??蔀閱伟l性或多發性,前者多見,潰瘍底部有肉芽組織,有時潰瘍底部被一層黃白色于酪樣壞死組織覆蓋,吸出后才能看出潰瘍,有時可深達骨環,用吸引器吸引時可造成出血。另外,如壞死物質阻塞管腔或潰瘍底部肉芽組織增生,??梢鸸芮蛔枞?,并發肺炎或肺不張。

3. 結核性肉芽:發生在潰瘍或其他粘膜腐爛的病變上。表面暗紅色,容易出血,增生的肉芽可阻塞支氣管腔,也可見肉芽表面呈粒狀或菜花向管腔突出,易出血,肉眼觀查很難與癌癥相區別。

4. 粘膜充血糜爛:急性期的粘膜常有高度充血、水腫。有時造成受累支氣管的梗阻,慢性期多無水腫,帖膜呈暗紅色增厚,表面粗糙,有時糜爛,出血,其上覆蓋有膿性分泌物或血癡。

5. 瘢痕狹窄(圖1-2-4):為支氣管結核的愈合階段,管腔四壁呈同心圓性收縮,在正?;虺溲恼衬ど铣霈F白色瘢痕狹窄,狹窄程度不一,嚴重者管腔完全閉塞,管狀狹窄長短不一,視原病情涉及情況而異。

(三)支氣管淀粉樣變(1-2-5可見支氣管壁多處或單灶隆起,或普遍狹窄,其上覆蓋蒼白上皮。

(四)結節?。航Y節病的支氣管壁也可廣泛受累,粘膜表面可見粗糙的黃白色顆?;蚪Y節。

(五)腺樣囊性癌:???/span>發現氣道粘膜紅色或暗紅色的桑椹或菜花樣增生性改變。腫瘤大小范圍14cm,平均大小2cm。典型的腺樣囊性癌形成灰白或棕色息肉狀病變,使支氣管粘膜增厚,有時表面粘膜無改變。也可在支氣管粘膜下沿長軸或管周生長、形成彌漫浸潤的斑塊。

(六)粘液表皮樣癌,常發生于主支氣管、肺葉或肺段支氣管,大小范圍為0.56.0cm,平均大小約為2.2 cm。鏡下見粘膜下息肉樣腫塊,腫瘤為柔軟的息肉樣和粉紅到棕色、通常伴有囊性變和帶有光澤的粘液樣外觀。腫瘤表面有光滑的粘膜覆蓋。

(七)支氣管平滑肌瘤: 鏡下可見表面光滑的腫物,呈息肉狀,覆正常粘膜,與支氣管正常粘膜顏色一致,表面粘膜可見毛細血管?;讖V,瘤體較小,直徑2.5-1.3cm,很少達4cm。

(八)支氣管脂肪瘤(1-2-6瘤體呈類圓形,表面光滑,色淡黃,質軟,表面光滑,有薄的包膜,基部多有蒂。

(九)支氣管乳頭狀瘤(1-2-7氣道內息肉樣帶蒂或無蒂的腫物。

(十)氣管、支氣管炎:正常的支氣管粘膜很薄,表面有光澤,常呈粉紅色,可看到微細的血管網,透過粘膜,軟骨環的白色輪廓清晰可見。當支氣管粘膜及粘膜下層受到刺激或感染時,纖支鏡下可見到發紅,腫脹、血管擴張、粘膜粗糙不平、粘液分泌增加等異常所見。如伴有細菌感染,可出現膿性分泌物。炎癥性改變可以是彌漫性或局限性,可以是急性或慢性。

 

二、常用的支氣管腔內活檢技術

(一)鉗檢術:對支氣管鏡下所見的粘膜病變或腫物進行鉗檢。

1. 活檢鉗的選擇與使用:通過支氣管鏡用活檢鉗取得的組織塊一般很小,標本減小使得病理學家做組織學檢查時,對問題的判斷更為復雜和困難。常用支氣管鏡取活檢標本的腔道,其直徑在2.0-2.6毫米的范圍內。只能使用相應大小的活檢鉗。有些鉗子的葉片要長些,有的葉片帶孔,鉗的邊緣有光滑的、也有鋸齒的,有的活檢鉗兩葉片之間有一細長的尖釘,可頂在要取活檢標本的地方,以利于葉片的固定,主要在支氣管的側壁取活檢標本時用。圖1-2-8展示了常用的幾種活檢鉗類型。

左:目前最新式的鋸齒緣(鱷式)鉗,兩個葉片能左、右各轉90°,可以非常靈活的用于取支氣管側壁上的病變。左中:普通鋸齒緣(鱷式)鉗,用于大多數能看到的病變。右中:邊緣光滑有孔的杯狀鉗,用于穿透支氣管的肺活檢,對組織的損傷輕,發生出血的并發癥少。右:帶長釘的杯狀鉗,長釘可固定于支氣管側壁,用于取支氣管側壁上的病變。

選擇活檢鉗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術者的習慣。一般來講,大活檢鉗取得的標本較大,由于標本較大,因而病理診斷的誤差相對來說較少。帶鋸齒緣的鱷式鉗取得的標本較大。但有研究表明用鋸齒緣的鉗和光滑緣的鉗所取的標本,病理學診斷結果卻無明顯差異。關于活檢后出血,一般認為用邊緣光滑的有孔鉗出血的機會少,但也有研究表明用較大的帶鋸齒緣的鱷式鉗和用標準的活檢鉗比較,出血的多少和持續時間的長短并未見到有任何恒定的區別。因此選用何種活檢鉗應根據術者既往的經驗和習慣,沒有一定之規。

此外,隨著使用的次數增加,活檢鉗的兩個葉片張開的困難增加,大多是是由于活檢鉗的清洗不正規所致。每次使用之后,應當用有溶解力的洗滌劑和薄尖的機械性毛刷徹底清洗活檢鉗,特別是聯動部分,因為血液和其它分泌物易粘住活檢鉗葉片中的關節部。一般活檢鉗使用20-25次之后即可變鈍,鈍的活檢鉗由于易壓碎組織而造成人工偽差。

2. 鉗檢術在支氣管腔內病變中的應用與評價:

1)病變類型與陽性率:支氣管腔內病變最多見的是中心型肺癌支氣管浸潤,支氣管鏡在臨床得以廣泛應用后,肺癌、尤其是中心型肺癌的確診率有了非常顯著的提高,但由于腫瘤所在部位、采樣方法及技術的不同,其診斷的陽性率有很大差異。一般而言支氣管鏡下可見腫瘤的活檢陽性率高于未見腫瘤者,增殖型的陽性率高于浸潤型者,增殖型的鉗檢陽性率高,浸潤型則刷檢陽性率相對較高。亦有作者認為刷檢的總體陽性率要高于鉗檢。

2)活檢次數與陽性率:對支氣管鏡內可見的腫物活檢次數與陽性率的關系,有作者研究表明:對支氣管鏡內可見的腫瘤來說,一次活檢后,得到陽性診斷的可能性為0.889,兩次活檢后增加到0.9877,三次活檢后增加到0.9986,再增加活檢次數,陽性率不再增加,因此認為對支氣管鏡內可見的腫物活檢次數以三次為最佳,過多的活檢非但不能提高陽性率,反而會增加出血的機會。

(二)經纖維支氣管鏡刷檢: 是指在行纖維支氣管鏡檢查過程中,通過用細胞刷獲取支氣管病變部位分泌物及脫落細胞的一種檢查方法,廣泛應用于肺癌的診斷及肺部感染的病原學診斷等領域。常規的毛刷用于診斷惡性腫瘤的脫落細胞的檢查,細胞刷更硬些,以便更好地從管壁上獲得脫落細胞,因此在此操作過程中粘膜出血的發生率會輕度增高。保護性毛刷用于獲得感染性疾病的病原菌。

1. 適應證:

1)肺部惡性腫瘤:在肺癌診斷上,刷檢的陽性率高于活檢。其主要原因為毛刷和腫瘤接觸面積大,獲取癌細胞的機會多,生長于管壁基底較寬大的腫瘤不易鉗?。⒖缮钊氲侥[瘤較中心部位,反復剛取可提高陽性率。因此在纖維支氣管鏡檢查中,活檢結合刷檢可明顯提高陽性率。對于中心氣道鏡下可見腫物,刷檢的陽性率(52–77%),對于外周病變,刷檢的陽性率達(26–52%)。

2)肺部感染的病原學診斷:肺部感染的病原學診斷的最大障礙在于口腔和上呼吸道常居菌群對標本的污染。用保護性毛刷通過纖維支氣管鏡刷檢采取下呼吸道分泌物,進行刷片和培養,可提高病原學診斷的敏感性和特異性。

2. 操作方法:經纖維支氣管鏡刷檢一般在直視下于活檢后或活檢前直接進行。將細胞刷經鉗孔插入至病變部位,稍加壓力,旋轉刷擦數次,將細胞刷退出,將刷出物立刻涂片34張,分別送檢細胞學及細菌學檢查,送細胞學檢查的涂片應置于95%酒精中固定。為了避免采取的下呼吸道標本被上呼吸道細菌污染,保護性標本刷經纖維支氣管鏡采集標本,大幅度地減少了污染的機會。

(三)針吸活檢:針吸活檢是一項應用纖維支氣管鏡檢查縱隔和肺內淋巴結、腫物及浸潤性病變的技術。通過一個可彎性的經支氣管鏡的針,將針尖穿透氣管、支氣管壁刺入病灶,或直接刺入支氣管粘膜下病變,然后用2050ml的注射器負壓吸引35次,停止吸引后將針尖退回鞘內拔出,進行細胞學或組織學檢查。

針吸活檢包括經支氣管針吸活檢(肺周圍結節病灶、胸腔內、縱隔內腫大淋巴結活檢)和對支氣管粘膜下病變的活檢,也可對管腔內壞死物覆蓋的腫瘤活檢。這些病變用常規的活檢鉗、毛刷不能為診斷提供滿意標本。

1. 經纖支鏡針吸術的適應證:

1)肺門、縱隔淋巴結增大:縱隔良性疾病如結節病、結核、感染性疾病等的診斷;縱隔的惡性疾病的診斷和分期;轉移性疾病的診斷和分期:如臨床肺癌的分期。

2)氣管、支氣管內疾病的診斷:氣管、支氣管粘膜增厚:有些肺癌的早期,僅有氣管、支氣管粘膜增厚;管壁浸潤型腫瘤,不形成明顯的腫塊,腫瘤沿支氣管長軸方向浸潤,還有管壁外浸潤型腫瘤,腫瘤來源于較大支氣管,向腔內生長不明顯,腫瘤向肺組織浸潤,只表現為支氣管粘膜或管壁增厚。結核、炎癥、結節病等也可表現為局部氣管粘膜增厚。管腔內壞死物覆蓋的腫瘤。

3)肺周圍型病灶的診斷。

2. 操作方法:常規局部麻醉后,纖支鏡經鼻或經口插入,到氣管壁增厚處或粘膜增厚處,并與CT、胸片等進行對比判斷、確定針吸部位。

將纖支鏡專用活檢針經纖支鏡送入,待針頭前端露出纖支鏡后將針尖拔出針鞘,直視下以盡可能垂直于支氣管壁方向刺人病變,深度為0.5-1.2cm,還可根據影像學改變判定進針部位和深度,然后接20-50ml(最好50m1)注射器持續負壓抽吸并將吸引活檢針上下往復穿刺抽吸3-5次,然后停止抽吸,將針尖退回鞘內,退出穿刺針。將吸取物輕輕射于載玻片上,并將針側面在載玻片上涂勻,用酒精固定,立即送病理檢查。

3. 針吸活檢術在臨床中的應用

針吸活檢的陽性率與氣管鏡前端的彎曲度,貼近管壁的角度及病變本身性質有關。

1)支氣管肺癌的診斷與分期

M. Bernasconi 等對113例有縱隔淋巴結腫大(1cm) 的病人同時行 TBNA PET( 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 PET)掃描。51例肺癌病人通過外科手術淋巴結切除,有病理診斷。該研究通過這51例病人比較了TBNA、PET、以及TBNA+ PET在診斷縱隔淋巴結腫大的敏感性、特異性、陽性預測值、陰性預測值及準確度(結果見表1-2-2) 。TBNA在診斷N3以及鑒別PET檢查陰性的惡性淋巴結非常有意義。在接受新輔助療法或直接外科切除的病人,TBNA+PET高的陰性預測值(100%)可能減少做縱隔鏡的必要性。從這個研究中可以看出TBNA在肺癌分期中的準確度可達92%。

Robert Chin等對79例患肺癌或疑為肺癌及縱隔病變的病人行針吸活檢451次,平均每個病人5.7(2–13)。對惡性腫瘤的診斷陽性率為57%。在縱隔病變的第一次針吸活檢的陽性率42%。所有陽性結果均在行7次以上針吸后獲得。在79例病人中行現場細胞學檢查55 (70%), 獲得陽性診斷39 (71%) ,在24例未行現場細胞學檢查24病人僅6 (25%)獲得陽性診斷。這些數據表明7次針吸活檢對于肺癌和縱隔淋巴結腫大病變足以獲得最高的陽性率。針吸活檢是一種對肺癌診斷和分期的有效方法。第一次針吸可獲得較高陽性率,7次以后陽性率達到一個穩定水平,不再增加。因此對于單個一組淋巴結要想獲得滿意標本至少行4次針吸活檢,對于肺癌淋巴結縱隔轉移的病變7次針吸活檢會獲得最大陽性率。

TBNA作為評價肺癌縱隔受累情況相比其他有創檢查創傷性小,陽性結果高,可使患者免于進行更有創的檢查。

2)淋巴瘤和轉移性癌的診斷

淋巴瘤和轉移癌的診斷主要依靠組織學和細胞學。加強與病理科的合作應用不同的染色方法可提高對針吸細胞的特征識別,提高陽性率。

3)縱隔良性疾病的診斷

縱隔良性病變以結節病最為常見。Rocco Trisolini等探討了針吸活檢在I期結節病中的診斷價值。入選的55例病人只有肺門或縱隔的淋巴結腫大,無肺部的異常。所有病人均接受支氣管鏡的檢查和TBNA。32例病人診斷為結節病,其余的23例病人通過病理診斷為其他疾病。32例病人中有23例病人通過TBNA診斷為結節病(淋巴節標本病理示非壞死性肉芽腫),陽性率為72%。15例病人同時做了TBNATBLB,單由TBNA診斷結節病的陽性率為47%,二者聯合應用診斷陽性率達87%。

因此對懷疑結節病I期的病人行TBNA是非常有價值的,同時應行TBLB。

4)感染性疾病的診斷

TBNA縱隔和肺門的淋巴結吸取物可用于培養、涂片和染色以查找病原菌。

5)周圍型病變的診斷

Frank Reichenberger等對172例肺外周病變的病人行支氣管鏡檢查結果進行總結,其中惡性病變126例,良性病變46例。172例病人中152例接受了TBNA,35%病人獲得陽性結果。直徑<2cm的惡性病變TBNA診斷的陽性率23%,直徑<3cm的惡性病變TBNA診斷的陽性率為27.5%,直徑>3cm的惡性病變TBNA診斷的陽性率為65.5%。ShureWang等報道直徑<2cm的惡性病變TBNA診斷的陽性率可達76%。

6)機械通氣的病人行TBNA的必要性和安全性:

Shekhar Ghamande等對在ICU接受機械通氣的8例病人行TBNA。通過TBNA5例病人做出病理診斷,陽性率62.5%。診斷包括移植術后的淋巴增生性障礙、大細胞癌、低分化非小細胞癌、鱗癌、腺癌。在3TBNA檢查未獲陽性結果的病人,2例接受了縱隔鏡檢查,為非小細胞癌和炎性組織。1例未能獲得確切診斷。TBNA的敏感性83%,特異性100%,總體準確度75%。所有病例未出現并發癥。

由此可以看出經CT掃描發現直徑在2cm以上的縱隔病變或淋巴結腫大的呼吸機輔助通氣的病人,接受TBNA是安全的,明確診斷后可調整對病人的治療。嚴重低氧、明顯的不能糾正的凝血性疾病、休克、近期發生的心肌梗塞是這些病人的TBNA禁忌癥。

(四)刮匙:主要應用于管壁浸潤型病變。由于活檢鉗的不斷改進,在氣道腔內病變及管壁病變使用刮匙的醫生很少。

Ryosttke等使用雙關節刮匙對46例肺部外周腫瘤直徑小于2cm的病人行活檢?;顧z前行支氣管造影確定病變位置。有45(97.8%)病人獲得陽性細胞學診斷。Tsuboi 等在x線指導下使用單關節刮匙對肺直徑小于2cm的外周腫瘤診斷陽性率92.8%。

(五)灌洗:支氣管灌洗指通過支氣管鏡孔道在大氣道注入生理鹽水后將氣道內分泌物吸出。這些分泌物不是來自細支氣管及肺泡,而且會被上呼吸道分泌物污染,因此,支氣管灌洗液不用于細菌培養,但支氣管灌洗液對于中心型肺癌以及結核、特殊的真菌感染是有幫助的。對于中心氣道內可見的腫瘤病變,支氣管灌洗的陽性率在49–76%,而外周的惡性病變,灌洗的陽性率在35–52%。

(六)總結上述取材方法主要根據肺部影像學所示的病變位置及支氣管鏡下特征來決定,對于中央型肺癌由于大多數可在支氣管鏡下見到,一般增殖型病變應以鉗檢、針吸為主;管壁浸潤型以刷檢、刮匙為主。內鏡下所見腫瘤的表面可能被覆著粘液或膿性分泌物,在用毛刷或活檢鉗取標本之前應把這些分泌物除掉。

一般認為在一次檢查中要用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方式獲取標本,以提高肺癌的診斷率。實際操作中首先用毛刷取樣,因為毛刷取樣要比活檢鉗取樣出血的機會少,而在細胞學檢查涂片上血液會給病理學家辨認惡性細胞造成困難。有研究表明刷檢所獲得的結果高于用任何其它的方法取得的標本(達77%)。而綜合應用毛刷和活檢鉗可使總的診斷率提高至86%。

對于所取標本的病理診斷,鱗狀細胞癌、腺癌或大細胞末分化癌的分型診斷易出現誤差。而小細胞未分化癌的細胞病理學表現相對來講特異性高的多,一般可直接根據病理結果來選擇治療放案。

大量資料表明,多種采樣方法聯合應用的診斷價值高于單一方法。

Asok Dasgupta 等比較了在氣道內可見病變以及氣管外、粘膜下、支氣管周圍病變中常規診斷操作(conventional diagnostic procedures,CDP)刷檢、灌洗、鉗檢與CDP聯合TBNA的診斷率。在55例惡性腫瘤病人中CDP/TBNA確診53(96%),而CDP42(76%)。在23例支氣管粘膜下及外周病變中CDP/TBNA確診22(96%),而CDP僅確診15(65%)??梢钥闯鰧獾纼瓤梢姷牟∽?span lang="EN-US">TBNA是對常規操作的一個補充,可以提高診斷的陽性率。

Benan Caglayan等對115例肺癌病人氣道內病變進行常規診斷操作包括鉗檢、灌洗、刷檢,同時行TBNA。病變分成3: 突入管腔腫塊病變、粘膜下病變、支氣管周圍疾病。TBNA確診91(79%),常規診斷操作組為75(65%),TBNA+常規診斷操作確診105(91%)。對于氣管外周病變TBNA+常規診斷操作的敏感性87%,而常規診斷操作為52%,對于突入管腔的病變TBNA+ 常規診斷操作組敏感性由85%提高到100%。粘膜下病變由84%提高到97%。對于氣管、主支氣管、右上葉和中葉病變常規診斷操作加TBNA可以明顯提高診斷的陽性率,對于支氣管外周病變小細胞肺癌的陽性率由74%提高到100%,非小細胞肺癌陽性率由61%提高到87%.由此可以看出通過支氣管鏡的檢查,對于支氣管周圍病變TBNA+常規診斷操作顯著提高診斷陽性率。

目前常用的方法主要有刷檢、鉗檢、沖洗及針吸等,幾種聯合為好,要根據病變的位置,設備條件及操作者的技術水平來決定。一般以2-3種為宜,再多既耗費時間,又增加并發癥。

對于支氣管腔內的其他病變,如支氣管內膜結核、支氣管淀粉樣變及結節病等,其在診斷操作技術方面與支氣管腔內腫瘤大同小異,只是所采取的病理學方法不同而已。

三、經支氣管鏡活檢的并發癥

除了在進行支氣管鏡檢查時常見的并發癥如:喉痙攣、支氣管痙攣和低氧血癥等,經纖支鏡對氣管—支氣管粘膜進行活檢時,最為常見的并發癥為局部出血。

一般輕度出血指活檢后鏡下僅見少許出血,不妨礙進—步活檢取材,不模糊視野。明顯出血指活檢后鏡下見較多出血,填滿病灶處支氣管腔,導致視野不清,需要清理出血,處理纖支鏡前端部才能進一步活檢。極少數活檢后出血量很大,即大量出血,短時間不易止住,不能再繼續行支氣管鏡檢查,可引起呼吸道阻塞,導致窒息等危險。

不妨礙活檢取材的情況,出血可以不需要作處理。如果視野不清,影響取材則需要止血處理。最常用的藥物為腎上腺素,在活檢導致出血時,在出血部位經纖支鏡注入0.3mg左右,絕大多數均能得到止血目的。在活檢前預防性經纖支鏡注入0.30.5mg腎上腺素于被活檢的病灶表面,對控制活檢后出血效果好,且為多次活檢提供方便,效果優于活檢出血時再用腎上腺素。

有研究報道,9%的經支氣管鏡活檢病人發生少量至大量的出血,在免疫功能受損病人為29%,尿毒癥病人為45%,大量出血可導致死亡。

Bjortuft等研究了凝血功能檢查與出血發生機率及出血量的關系,研究的項目包括:血紅蛋白、血小板、凝血酶原時間(PT)、激活的部分凝血活酶時間(aPTT)和出血時間,而研究結果未發現上述凝血功能指標與出血發生機率及出血量有相關性,上述指標并不能預測活檢后發生出血的嚴重程度與持續時間,Flick等報道一例術前凝血酶原時間(PT)及激活的部分凝血活酶時間(aPTT)均正常、血小板記數為93X109、/L的患者,在支氣管肺活檢(TBLB)后仍發生了致命的大出血,活檢標本的病理顯示一支小血管(直徑0.5mm)是導致大出血的原因。提示盡管TBLB嚴重的并發癥極少見,但其不是絕對安全的手術,因此對于病情危重的患者、具有凝血功能障礙者或血液病患者應盡可能的避免應用。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凝血功能正常者,亦可發生嚴重的、致命的大出血。

TBNA的并發癥主要包括出血、氣胸、縱膈積氣、心包積血、縱隔積血等。發生率很低。

刷檢可出現細胞刷折斷,因此術前應仔細檢查細胞刷,使用一定時間后要更換,術中刷擦時用力適當,避免過大。

(王曉陶 張杰)

參考文獻

1.Wang KP, Marsh BR, Summer WR, et al: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for diagnosis of lung cancer.Chest 1981; 80: 48–50.

2. Dasgupta A, Mehta AC, Wang KP: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Semin Respir Crit Care Med 1997; 18: 571–581.

3.Bjortuft O, Brosstad F, Boe J, Bronchoscopy with transbronchial biopsies: measurement of bleeding volume and evaluation of the predictive value of coagulation tests. 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 1998; 12(5):1025-7.

4.Bewig B, Haacke TC, Tiroke A,et al: Detection of CMV pneumonitis after lung transplantation using PCR of DNA from bronchoalveolar lavage cells. Respiration 2000; 67: 166–172.

5.Harrow EM, Abi-Saleh W, Blum J, et al: The utility o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staging of bronchogenic carcinoma.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0; 161: 601607.

6.Drift MA, Wilt GJ, Thunnissen FBMJ, et al: A prospective study of the timing and cost-effectiveness of bronchial washing during bronchoscopy for pulmonary malignant tumours. Chest 2005; 128;394–400.

7.Asok Dasgupta, Prasoon Jain, Omar A Minai, et al:Utility o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Endobronchial Lesions . CHEST 1999; 115:1237–1241.

8.Benan Caglayan, Ulku Aka Akturk, Ali Fidan etal: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Endobronchial Malignant Lesions: A 3-Year Experience.CHEST 2005; 128:704–708).

9.Robert Chin, Trent W. McCain, Michael A. Lucia, et al: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Diagnosing and Staging Lung Cancer. How Many Aspirates Are Needed?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Vol 166. pp 377–381, 2002.

10.Rocco Trisolini, Luigi Lazzari Agli, Alessandra Cancellieri et al: The Value of Flexible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Stage I Sarcoidosis CHEST 2003; 124:2126–2130.

11.Shekhar Ghamande, Albert Rafanan, Raed Dweik,et al: Role o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Patients Receiving Mechanical Ventilation. CHEST 2002; 121:985–989

12.M. Bernasconi,  Chhajed,  Gambazzi: Combined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and 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 for mediastinal staging of NSCLC . Eur Respir J 2006; 27: 889–894.

13.Charles F. Thomas, Andrew H. Limper: Pneumocystis Pneumonia. N Engl J Med 2004;350:2487-98.

14.Ryosttke Ono, Jacob Loke, Shigeto Ikeda: flexible bronchofiberscopy using a double-hinged curette Bronchofiberscopy With Curette Biopsy and Bronchography in the Evaluation of Peripheral Lung Lesions. Chest 1981;79;162-166.

15.Frank Reichenberger, Janos? Weber, Michael Tamm: The Value o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in the Diagnosis of Peripheral Pulmonary Lesions. CHEST 1999; 116:704–708.

16.Wang KP, Haponik E, Britt J, et al.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of peripheral pulmonary nodule. Chest 1984; 86: 819–823.

17.Shure D, Fedullo PF: Transbronchial needle aspiration of peripheral masses. Am Rev Respir Dis 1983; 128:1090 –1092.

 

           節選于 人民衛生出版社《介入性呼吸內鏡技術》,張杰主編(2012年11月)

經支氣管鏡活檢技術(腔內活檢技術)

資源中心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伊人影院蕉久影院在线视频 - 最新最好看的伊人影院蕉久影院在线